• Home
  • 德国总理朔尔茨首次亚洲之行是日本对华策略恐将迎来巨大变化

德国总理朔尔茨首次亚洲之行是日本对华策略恐将迎来巨大变化

题引:德国总理朔尔茨在4月28日访问了日本,尽管这个消息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但是并不妨碍我们来讨论这一事件。很多人可能不以为然,但是其内在的信号是不容轻视的。

德国前总理默克尔执政16年,12次访问我国,仅有5次访问日本。这几乎奠定了德国在亚洲外交的基调,但是朔尔茨却让这一切变得复杂起来。

默克尔执政之前的德国总理施罗德在任内先后6次访华,极大地推动了对华关系的发展。相比之下同时期法国总统希拉克(1995年 – 2007年执政)曾经获得“热爱中国的法国人”称号,但是其执政12年一共也只有4次访华。另一个欧洲顶级大国英国前首相布莱尔(1997年 – 2007年任首相)在任期内仅访华3次,但这已经是历届英国首相中访华次数最多的一位了。

德国与中国之间的关系密切程度前后奠定了数十年,但是眼下朔尔茨的做法让人嗅到了一些德国对华政策转变的风头。

德国GDP位居欧洲之首,人口仅次于俄罗斯,其经济、工业、科技水平都非常强大,其综合国力在世界位居前列,在欧洲有着巨大的影响力,默克尔时代的德国一直是欧盟的绝对领袖。

德国重整军备是一件对地缘政治影响巨大的事件,很多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身上,最多关注一下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的计划。事实上作为欧洲头号核心的德国扩军计划也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意外”收获。

二战之后联邦德国军队的实力非常强大,当然那是因为对抗苏联和华约的需要。随着苏联的崩塌,重新统一的德国很快“马放南山”,尽管德国军队总兵力依然在20万人左右,但是其已经是北约内部公认的脆弱军队。

不仅是特朗普就连不少欧洲国家对于德国军费开支较低也颇有微词,特朗普多次炮轰,但是默克尔执掌下的德国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咬紧牙关不涨军费。朔尔茨当选德国总理后,也没有提升军费的计划,然而俄罗斯的坦克一度打到了基辅城下。美国一直宣称俄罗斯是欧洲的头号威胁,不成想俄罗斯居然自己往坑里跳,发动了战争,真的把自己摆在了欧洲头号威胁的位置上。

虽然俄军暴露出了相当乏力的一面,但是欧洲各国对俄罗斯的警惕超过了任何时候,包括2014年俄罗斯侵占克里米亚。于是乎德国以令人诧异的速度通过了1000亿欧元的特别军费,又决定将军费比例提升至占GDP的2%。如果这一计划能够完成,德国军队的实力将会极大提升。届时德国将不再是欧洲经济上的领袖,政治上的侏儒,而是真正的欧洲领导者。这对于欧洲地缘政治的冲击一点不会比俄罗斯对乌克兰开战要小。

如果德国总理依然是默克尔,那么其首次亚洲之行必然一定还是我国,同时对于德国扩军的计划一定会与我国进行沟通和讨论。但是朔尔茨却一反常态地前往日本,淮河雨个人不担心德国和日本重新恢复二战时期的联盟。但是这两个国家的合作值得深思,尤其是日本,看着德国重新打开武器库。一心想要打破限制的日本右翼势力是否会借口俄罗斯的威胁,重新武装,难说不会。

德国总理在日本访问期间称:“对日本的访问突出了德国和日本关系的重要性,同时德国和欧盟将继续加强在印太的参与。”

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说:“日本和德国有着共同的价值观,日本将与德国一起捍卫国际社会中的这些价值观,岸田文雄欢迎德国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参与。”

淮河雨注意到,朔尔茨和岸田文雄的交流中明着涉华不多,但是暗着指责我国的话题比较多。尤其在提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时候,明里暗里指责我国。

而对于我国南海和东海的话题,朔尔茨和岸田文雄倒数沆瀣一气地称:“反对任何单方面改变南海和东海的现状,同时支持亚太自由与开放。”虽说是反对任何单方面,看上去没有针对我国,但是谁都知道,越南、菲律宾、美国在南海搅起浑水的时候,他们是不会说话的,即使说话也是站在美国一方。

2021年12月即将赴任的德国新外长吕尔贝克在接受德国媒体时称:“她将采取与前任不同的战略,对中国将会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

吕尔贝克是德国首任女性外长,但是其强硬程度却超过了历任前辈。这位41岁的外交部长还曾经一度“喧嚣”北京冬奥会,吕尔贝克似乎代表了这届德国政府的对华态度。

德国首访避开我国前往日本,几乎所有的德国媒体和国际政治专家都认为这是德国亚洲外交策略转变的信号。

2021年中德贸易额2453亿欧元,我国已连续6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而德国和日本的贸易额相比之下就相形见绌了,2021年德国和日本的贸易额417亿欧元,还不到中德贸易额的17%。然而朔尔茨在日本访问期间提到了其在亚洲和亚太的经济伙伴,有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等国,“不小心”漏掉了我国,这其中的意味就相当的明显。

2022年3月底德国政府发布了报告,一半的德国制造业公司对我国市场十分依赖。但是德国政府也指出,几乎每两家德国制造业公司就有一家在有计划地减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这种变化主要来源于疫情影响的不确定性和俄罗斯对乌克兰开战引发的地缘政治风险不确定性增加。

目前能看得出来,德国企业界似乎在有计划地将自己的市场和零部件供应链多元化,以降低不确定性风险。

立陶宛在美国的支持下,在我国这条红线上反复蹦跶,遭到了我国的制裁。在默克尔执政时期,欧盟对立陶宛的态度基本是相对冷淡的。然而德国新政府却改变了口风,德国外长吕尔贝克甚至威胁我国,称如果我国再度立陶宛施压,将废除《中欧投资协定》

以前只有美国在背后撺掇,现在如果德国再转变态度,很难说以后会不会再跳出来立陶宛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国家出来刷存在感。

结语:由于德国在欧盟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如果德国对我国态度转变,那么欧盟的态度转变可能性也会很大。目前因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国际社会因为制裁俄罗斯和反对制裁俄罗斯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分裂,在这种分裂下,价值观外交或许将会在一段时间内流行开来。

Leave A Comment